五分28

                                                        来源:五分28
                                                        发稿时间:2020-09-20 11:11:18

                                                        特朗普这次再提名大法官人选,不排除选择一个不那么极端保守的人,甚至是一个政见相对模糊的女性联邦法官,以便在国会明年初换届前(也就是今年年底之前),尚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能快速批准。那样的话,日后这个新的大法官也存在蜕变为自由派的可能性。

                                                        麦康奈尔则否认双重标准,认为2020年共和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参议院,与2016年民主党仅控制白宫不同。“自1880年代以来,没有任何参议院在总统选举年,确认过对立政党总统所提名的最高法院候选人。”

                                                        总统候选人拜登表示,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应该由本届大选的获胜者提名

                                                        正因蓖麻毒素能作为“生化武器”使用,且并无解药,所以任何试图获取这种致死性毒素的尝试都会被视作极其重大的问题,处罚也会更为严厉。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

                                                        只是,由于性侵指控的存在,此前最新的大法官人选卡瓦诺的提名和确认过程,前后花费了89天,其中从提名到听证会用了57天。

                                                        根据早年的规定,被提名的大法官需要得到全部100名联邦参议员中的60票,才能走马上任。在两党政治极化下,这几乎不可能做到。所以共和党一方2017年动用“核选择”,修改规则来支持戈萨奇当选,最终参院以54票赞成、45票反对,通过了戈萨奇任命案。

                                                        不少台网友直呼丢人:“自称大使自卑又可耻”。

                                                        如果拜登明年出任总统,他就有其他机会提名大法官补缺。

                                                        届时,保守派剩下的4位“年轻干将”会是: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特朗普前几年提名的戈萨奇(接替2016年去世的安东宁·斯卡利斯)和卡瓦诺(接替2018年退休的中间派安东尼?肯尼迪),以及特朗普即将提名接替金斯伯格的一位(姑且认为将是保守派女性)。

                                                        值得一提的是,100多年前的美国总统塔夫脱,在卸任总统8年后,又去当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干了9年才退休——他喜欢当法官,胜过当总统。耶鲁大学对美国最高法院有深厚影响,不能不说跟这位总统校友有关系。